秋葵视频无限制安卓集合

ps:最近成绩很不好啊,呜呜呜呜,这一章5000字,求点击求推荐求订阅求打赏求收藏求月票求书评求本章说!

三月上旬,理查德城堡外的中军大帐,劳恩和几位公爵正在此会面,讨论新的军情。

“提奥多里克在来这里的路上了,他约我们五天后在距此三十公里外的巴克林城堡附近见面,看起来这老家伙也不甘心当个看客。”手里拿着一封盖着提奥多里克戒章的书信,吉索莱奥克斯公爵哈根笑着说道:“只是他在信中说他缺乏人手,希望我们能够派人去迎接他。”

“提奥多里克也想参战?”蒙特福特公爵弗尔卡德听了之后连连点头:“我觉得可以,就算他没有多少人,可他本人能够加入我们也会是一个强大的战力,这个老色胚估计是想要加倍赎罪,靠着这个让莫吉安娜殿下放他出来吧?”

“提奥多里克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个优秀的战士,我们当然欢迎他前来帮助我们。”阿尔德雷尔德公爵连连点头:“不过我们可能要建议骑士们把自己的侍女藏起来。”

“哈哈哈哈!”帐篷里面一阵愉悦的笑声,就算是脸色最严肃的卡拉德也不禁莞尔,提奥多里克的名声很差这已经是王国公认的事实了,这位公爵所过之处,所有贵族都会恭恭敬敬地接待他,顺便把自己的夫人和侍女藏起来,王国之内戏称就连母马和母驴都不能让提奥多里克见到,否则都会有危险。

至于提奥多里克的支援,众人是真的没有多想,因为这件事有前例可循,骑士们经常进行赎罪远征,提奥多里克本人在拉-梅森内尔修道院之战中也曾经登场。

笑了几声,帐篷之内复而沉默,阿尔德雷尔德有些着急地说道:“也不知道我们要在这里和亡灵耗到什么时候,或者我来带着人去和提奥多里克见面?”

这位里昂纳赛公爵毕竟还是太年轻,他在不经意之间露出了一些烦躁的表情。

他表情的变化很容易地就被劳恩捕捉到了,王国摄政内心也出现了一丝极为躁动的反应,他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

就和马休巴德一样,劳恩目前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情况,他想了想觉得阿尔德雷尔德公爵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那么阿尔德雷尔德,弗尔卡德,你们带着人去和提奥多里克会面好了。”

“那就这么办吧。”弗尔卡德也点头表示同意。

大眼雪纺裙美女清新私房温暖阳光唯写真

两位公爵在简短地开会之后就带着一支两百人的军队离开了,他们准备去约定好的地点和提奥多里克会面。

“接下来,我们必须开始下一步计划。”见到阿尔德雷尔德和弗尔卡德离开,劳恩接着说道:“这场战争已经打了半个多月了,现在我们暂时先休整,等到提奥多里克公爵抵达,我们必须团结一心,借助帝国兄弟的力量,务必尽快消灭穆席隆的毒蛇马休巴德和他麾下的亡灵大军!”

“现在难民们的状态如何?”劳恩接着对自己的副将里欧涅斯询问道。

“不太好,我的公爵。”里欧涅斯听起来很痛苦:“里昂纳赛的难民们对于长时间离开家乡感到厌恶,他们也对这种生活感到……一些不快,他们想要回家,为此军队已经和难民们先后爆发了数次冲突,我的公爵,我怀疑难民之中有着某些势力甚至是亡灵的渗透,但是我们不可能一个个地将他们抓出来。”

卡拉德听了之后也眉头紧锁。

在理查德平原之战后,一万七千多的难民减员到了一万三千多,剩下的难民们对于长时间在外征战和长时间的最低配给已经有了无法忍耐的迹象,各种骚乱从未停止过,可骑士们对此无能为力。

想要难民们停止暴乱,或者遣散他们返回公国务农,或者提高粮食配给,而劳恩现在一条也不能做,粮食补给本就非常勉强,提高一万多人的配给是肯定不可能的,遣散就更不可能。

如今的战局,唯有坚持,坚持到彻底击败马休巴德为止。

十天后,深夜,布列塔尼亚大军的中军营帐中。

初春之夜,冰冷刺骨,冷风呼啸,穆席隆这片土地还是数百年如一日,腐化而堕落。

劳恩卧在自己的营帐中,尽管已经是深夜了,他依然没有睡着,圣杯骑士精力惊人,他每天只需要睡四个小时就足够了。

劳恩在联想着最近遇到的一些奇怪状况。

昨天,阿尔德雷尔德公爵和弗尔卡德公爵回来了,出人意料的是,他们没有接到提奥多里克公爵,据他们所说,提奥多里克公爵在路上遇到了绿皮部落,匆忙战斗之中,他和他的手下被绿皮击退,所以放弃了前来支援。

可劳恩却总觉得有些奇怪,尤其是阿尔德雷尔德和弗尔卡德全程都戴着头盔,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就返回了自己的帐篷之内,而且声音特别沙哑。

劳恩本能地觉得两个公爵离开一次之后的状态很有些奇怪,但是他也不好多问,劳恩提高了自己的警惕,他下令自己直属的一千骑士、骑士扈从和两千农奴步兵们就算是在夜晚也不能解开甲胄睡觉,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就在此时,劳恩听到了帐篷外微微的喧嚣声。

这么晚了,骑士在做什么?劳恩很奇怪,他随意地将衣服披挂一下,然后拿起自己的佩剑库罗纳之剑,朝着外面喊道:“怎么回事?这么迟了,你们在干什么?”

“我的公爵,事情麻烦了。”外面很快传来了回应,劳恩的副将,德-里欧涅斯从外面走进来,他全副武装,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在布列塔尼亚可不多见,很多人怀疑这位圣杯骑士来自北方那神秘、终年被笼罩的奥比恩岛,但是没有人敢向里欧涅斯提出质疑,因为对方已经赢得了女士的认可。

“怎么回事?!”被这样一闹,劳恩也没有了睡意,他连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是难民!”德-里欧涅斯指着大营外的方向,这位圣杯骑士谩骂道:“该死的难民!他们集聚起来闹事了!”

“集聚起来?”劳恩赶紧将目光放到远方。

成千上万的难民们正在大营之外推搡着军营的大门,这些人们身体消瘦,营养不良,他们可怖的双眼在夜晚中散发着诡异的蓝光,他们手中拿着火把、长矛、木棍和草叉,拥挤在大营门口,叫嚣着,谩骂着,嘶吼着。

人潮不断地聚在营地大门之前,他们要求提高伙食配给。

“粥!粥!一个月了!就给我们喝粥!我们需要更多!”

“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回去种田!”

“老鲍勃饿死了!都是你们的粥害的!”

“我们不是你们的猪仔!”

难民们疯狂地拿着手中简陋的武器攻击着营地的木头大门,木制的围墙和营地大门传出密密麻麻的响声,火光四射。

“我告诉你们!这不可能!我们赐予你们粮食吃已经是最大的怜悯了!”一个王国骑士站在岗哨上大声地喊道,他充满着嫌恶地朝着难民大潮喊道:“如果你们聪明点,就立即回去!我可以宽恕你们,否则我将下令放箭!”

难民们沉默了,他们就像失去了最后的希望一样,陷入了死寂之中。

劳恩远远地望着这个场景,他有些难过地摇了摇头,对着自己身边的里欧涅斯说道:“我们拖得太久了,必须尽快和马休巴德决战,然后就地安置……”

话音未落,突然一道蓝色的闪电从难民的队伍中射出,刚在那个谩骂的王国骑士被这道闪电击中,当场变成了一团扭曲的肉块。

所有守卫被这个变故惊呆了,他们都愣在了那里。

只见海浪一样的难民潮之中突然立起了几面旗帜。

旗帜用人皮制成,旗帜上的图案使用人骨摆成。

劳恩第一个认出了那面旗帜的图案,他立即拔出了剑。

“八角徽记!混沌旗帜!!!”

“敌袭!敌袭!!!”

迟疑了两秒钟,守卫们这才反应过来,难民们被腐化了!他们变成了混沌的爪牙!

太迟了,大门已经来不及关上了,成千上万的难民就这样直接冲入了大营之内,面对如此令人震惊的景象,黑暗中的农奴守卫和骑士们在一片混乱中根本就没有反应,他们几乎立即遭到了疯狂的进攻而几近崩溃。

劳恩立即召集自己的近侍们重组军队准备反击,可就在他发号施令的时候,死亡之风从南方而来。

大地朝铁灰色的地平线延伸,沼泽的积水在柔软褐色土壤上,一些被炸开的树木四下蜷缩着,深沉的天空被黑暗衬托着。

远方,亡灵大军已经出现在了军营的南方,首先出现的是大群恐狼,这些滴着口水的生物已经等不及品尝一顿美餐了,紧接着恐狼群之后的便是黑骑士军团,这些亡灵骑士们打算和布列塔尼亚骑士们再次一决胜负。

三头嗜血蝠狼轻而易举地撞碎了营地的木制围墙,跟在嗜血蝠狼背后的是亡灵的怪兽军团,然后三个骷髅勇士军团,两个荒坟守卫军团随后加入了战场。

布列塔尼亚人的大营瞬间就被亡灵的进攻所淹没,这些亡灵们疯狂地屠杀着凡人,在巨大的混乱中,骑士们和农奴们溃不成军,尤其是劳恩直属的农奴步兵团,这些步兵们和莱恩手下的步兵不同,极少吃到肉食的他们不少人患有夜盲症!

在遭受着亡灵和混沌信徒的两面夹攻之下,劳恩麾下的军队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崩溃了,整个营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沦陷,已经被混沌腐化的难民们和亡灵一起围攻着反应不及的布列塔尼亚人,当劳恩终于聚集起一小波军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火焰,浓烟和鲜血笼罩着劳恩的军营,亡灵大潮和混沌的爪牙正在吞噬着最后的几个抵抗的地方,许多死人被复活了,成为了亡灵的傀儡,无论他们生前的同伴怎么呼唤,他们都将自己的武器砍向了自己的同胞。

砍杀声,惨叫声和咆哮声响彻营地。

骑上自己的战马,举起雄狮骑枪,劳恩朝着自己的手下怒吼道:“该死!这不可能!为什么难民会集体被混沌腐化?而且亡灵军队是从阿尔德雷尔德和弗尔卡德的营地方向过来的!他们怎么能够办到?他们怎么可能办到无声无息地通过他们的防区!?这不可能!”

“我的公爵!这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了!我们必须冲出去!”圣杯骑士德-里欧涅斯对着劳恩大喊道:“我们必须突围!冲出去!”

“没错!冲出去!”尽管心里疑惑,劳恩还是大声地命令道:“冲出去!!!骑士们!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

“嘟呜~嘟呜~”莱恩的近侍杰瑞德吹响了雄狮号角,低沉的声音在营地之内回荡,这嘹亮的号角声中蕴含的魔力让整个的营地之内的军队开始重整,劳恩之前警惕的命令终究是有用的,在亡灵攻破了半个营地之后,剩下的士兵们进行了坚决的反击和顽抗。

此时营地内仅存的六百多个骑士和骑士扈从集结在了劳恩的周围,在劳恩的率领下,他们开始朝着亡灵防御的薄弱点冲锋,试图突围。

亡灵对此早有准备,大群骷髅勇士和丧尸们挤压着营地之内并不宽敞的道路,阻碍着骑士们的冲锋势头,这些亡灵生物使用自己的身体和腐烂的血肉延缓骑士们的冲击力,让他们没有冲锋的空间。

可此时劳恩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他手中的雄狮骑枪上燃烧着金色的火焰,他所过之处所向披靡,没有任何敌人可以拦住他的冲锋,厚实的亡灵阵线几乎被突破,就这样反复地冲锋几次,劳恩终于如他所愿地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混沌的爪牙正在那个位置和亡灵军队互相攻击,纠缠不休,依靠着自己作为箭头的个人武勇,劳恩带着剩下的五百多个骑兵不断地冲击着亡灵的包围圈。

眼见着包围圈就要被冲破了,一支亡灵骑兵出现在劳恩面前,这是群黑骑士和少量血骑士混编的亡灵骑兵,为首的黑骑士头戴拥有毒蛇图案的十字盔,他身穿黑色诅咒铠甲,手中握着毒蛇之剑,骑着一匹喷吐着硫磺火的亡灵战马。

这群亡灵骑兵面对面地和布列塔尼亚骑士们来了一场钢铁的碰撞,上百个骑士和亡灵当场落马,血腥的战斗刺激着所有人的五官。

乱军之中,劳恩和他对面那个黑骑士碰面了,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决斗,劳恩手中的库罗纳之剑和黑骑士手中的毒蛇之剑在空气中交锋数次,都不分胜负。

感受着从剑身上传来的力量,劳恩知道眼前之人的实力并不逊色于自己,他紧盯着的对方十字盔后面的脸,怒喝道:“马休巴德!我知道你!你曾经是一位光荣的康涅特游侠骑士!”

“不错,那又如何?”马休巴德手中的毒蛇之剑有节奏的在四下里飞快的挥舞,和劳恩的库罗纳之剑来回交锋。

“是什么让你从一个光荣的游侠骑士变成了现在这样?!”劳恩挥舞着库罗纳之剑摆回攻击姿态,神圣的剑刃在诡异的阴靡中闪烁,这把剑发出耀眼的亮光,压制着马休巴德的力量,康涅特公爵、王国摄政、圣杯骑士劳恩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你背叛了骑士道,背叛了这个国家?!你本来不应该会变成这样!”

库罗纳之剑和毒蛇之剑交锋于此,溅出的火花照亮着夜晚的黑暗。

“为什么?”马休巴德的声音逐渐变了,穆席隆的毒蛇语气中带着深入骨髓的恨意,他紧盯着劳恩英俊的脸庞,因为战斗而变得乱糟糟的山羊胡,还有他的眼睛。

穆席隆的毒蛇把这个问题重复了一遍:“你问我为什么?!劳恩-里奥康沃尔!”

言毕,马休巴德伸出手摘掉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他头盔下苍白而俊美的脸。

劳恩看着马休巴德的脸,他的脸色突然发白,因为马休巴德的这张脸,让他回忆起了一个人。

一个悲伤的女人。

那个女农奴曾经在他家族的避暑别墅里当洗衣女佣,她长得很漂亮,马休巴德长得和那个洗衣女佣一样漂亮,不,简直是一模一样!

“不会的,不可能的!”劳恩喃喃自语,他的脸色极度震惊,以至于在对决的关键时刻,他愣住了。

不,他不会记错,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女人知道自己和她的孩子被夺走抛弃于野外之后的样子,那对忧伤的眼睛曾经是劳恩的梦魇,他永远都记得。

“想起来了没有!”马休巴德英俊的五官已经挤成了一团:“想起来了没有!!!”

“我背叛骑士道,就像你当初背叛我的母亲一样!”

“父亲!!!”富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