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芭乐丝瓜app下载地址

>

“waaaagh!”

“waaaaaaaagh!!!”

“开炮!!!”大旗挥下,引线被点燃,雷鸣般的炮声拉开了会战的序幕。品書網

“放!”马林堡的佣兵们将石块装入投石机,将绞盘拉紧,放好石弹后放开或砍断绳索,让重物的一端落下,石弹也顺势抛出。

炮弹和巨型石块砸向数量可怖的绿皮大军,强大的攻城武器给人群密集的绿皮们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但是这根本无法阻挡它们的脚步。绿‘色’的洪流滚滚而来,成群的绿皮小子和地‘精’哥布林战士们越过枪林弹雨,越过佣兵们的弩矢和弓箭手们的箭矢,地‘精’哥布林们纷纷箭身亡,可是绿皮小子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它们之许多家伙已经被‘射’成刺猬一般,却跟没事人一样朝着联军的阵线冲来。

这是绿皮,这些可怕的生物也许根本没有多少痛觉,在战斗的狂热,只有最致命的伤势能够让它们感受到痛楚,这些生物存在的唯一意义是毁灭和战斗。

“‘射’击!”火枪手们集体开火,无数铅弹从火铳发‘射’而出,其蕴含着的威力即使是绿皮小子们也无法抵挡,在惨叫,第一批冲来的绿皮小子们被火枪打成了筛子,成片倒下。

但是于此同时,绿皮军队也冒出了大量手持弓箭的哥布林和兽人小子,它们使用着简单的弓箭朝着人类还击,尽管命率惨不忍睹,但是它们所放出的漫天箭雨也让人类自顾不暇,帝国士兵们纷纷举起盾牌防御,马林堡的佣兵们收起了远程的武器,开始准备近战。

表现地最不堪的是布列塔尼亚的农奴弓箭手们,这些只有布甲的弓箭手们面对绿皮部队的反击显得十分脆弱,一片箭雨之后有数十名弓箭手横尸当场,剩下的弓箭手们纷纷败退。

一位身穿黑袍的巫师站在军队的后面,是马林堡守护者之一的埃利奥特大师,只见这位大师默念着咒语,强横的魔法能量在他周身汇聚,然后释放开来。

窗台边的纯白小妹轻纱遮身极其妩媚

“尤瑞诺闪电箭!!!”

天空被撕开了一个缝隙,强大的闪电从空气劈下,眨眼间有数十绿皮在闪电化为灰烬。

“waaaagh!!!”

“waaaagh!!!”

绿皮洪流从未停下,绿皮小子们举着刀盾‘逼’近了军阵,浑身散发着恶臭的绿皮冲入军阵,一刀斩杀了两个马林堡佣兵,然后大吼:“咕哩咕是最‘棒’的!!!”

“死吧!畜生!”阿尔弗雷德一剑刺穿了这个绿皮小子,圣武士敲打着盾牌:“来吧!以吾主之名,消灭这些怪物!”

“杀啊!!!”佣兵们举起长枪和长戟,将冲来的绿皮们刺了个对穿,更多的绿皮朝着他们冲来,和士兵们‘混’战在一起。

所有军队都如是。

在此时,绿皮大军的后面窜出了一支速度飞快的部队,哥布林们骑在座狼的身,像闪电一样朝着联军侧面包抄而来,它们绕到布列塔尼亚军队的侧面,朝着正在‘激’战的步兵团拉弓放箭,许多步兵们反应不及,连连箭倒下。

“是哥布林狼骑兵!”圣杯骑士尤勒斯大吼道:“士兵们!注意侧面!”

“尤勒斯阁下,我们申请出战!”许多游侠骑士早已猴急不已,他们纷纷要求出战。

“不行!你们追不那些狼骑兵的!”尤勒斯喝止了他们的行为。

见布列塔尼亚的骑士们不打算出动,哥布林狼骑兵们便纷纷大声讥笑着这些骑士们的懦弱,许多年轻气盛的游侠骑士已经满脸血红,脑袋青筋暴‘露’。

“游骑兵!!!消灭这些哥布林。”尤勒斯拔出长剑,布列塔尼亚的游骑兵们纷纷响应,这些骑兵们骑着征用的马匹,他们装备很轻,许多游骑兵只穿着简单的布甲,身带着弓箭和长枪,即使如此,能和骑士老爷们共同骑马作战也已经是这些农奴无的荣耀了,甚至有传闻最为优秀的游骑兵因为英勇作战跻身骑士之列。

不过除了极端情况,至今没有任何游骑兵被封为骑士,骑士们可不想和这些泥‘腿’子们并肩作战,玷污了自己的身份。

“为了布列塔尼亚!”游骑兵们拉起缰绳成群而出,他们在马背弯弓或者举起手弩,朝着哥布林狼骑兵们发动了凶猛的攻势,哥布林见情况不妙,纷纷后退,和游骑兵们打起了游击战。

火炮轰鸣,绿皮的数量无穷无尽,人类结成整齐的军阵顽抗着,加农炮手术刀一般的摧毁了绿皮原始的抛石器,而迫击炮和工程学院的地狱暴击炮不停的在敌人的队伍掀开巨大的豁口,每一次爆炸都有数十名绿皮和哥布林的尸体血‘肉’横飞。

“顶住!顶住!”人类开始出现了伤亡,帝国队长和军士们不断地朝着狮鹫公爵汇报着战况。

“瑞克第一步兵连溃败了!”

“瑞克第三步兵营损失过大!需要后撤!”

“卡隆堡的大剑士们已经投入战场!”

狮鹫公爵面沉似水,他不断地传达着一个又一个命令,一支又一支生力军弥补起军阵的一个又一个缺口,联军像钉子一样,死死地钉在科勒森的原野。

直到绿皮们由于人数过多出现了拥挤的情况,许多绿皮小子们因为被挤在兽人堆而动弹不得,它们看着自己周围是绿皮的身影,并不聪明的脑袋产生了困‘惑’,这些没头脑的家伙们开始四处‘乱’冲,使得绿皮的队伍们出现了‘混’‘乱’。

是现在!伊凡举起了军旗:“骑士们!迂回!包抄敌人!”

圣杯骑士尤勒斯拔出长剑:“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骑士们,跟我来!”

海神骑士团的连长也怒喝道:“曼南恩在!撕碎我们的敌人!”

“来了!”莱恩举起战锤,牵着自己的战马,跟着大队骑士开始了冲锋。

骑士们绕过了正在‘激’战的人类阵列,朝着绿皮的侧后方发起了最强大的冲击。

旧世界最强的布列塔尼亚骑士们举起骑枪,他们的马蹄声好似滚滚奔雷,携带着布列塔尼亚人对邪恶的憎恶和怒火,战马长鸣,万马奔腾,铁蹄后面掀起大片泥巴和尘土,绿皮们释放而出的箭矢如同乌云一样遮天盖日地朝着他们飞来,冰冷锋利的箭头闪动着寒芒,但是骑士们心从未有丝毫畏惧!

“为了‘女’士!”

“为了‘女’士!”

莱恩也举起了自己的战锤,他将自己的嗓音开到了最大:“为了‘女’士!!!”

不断地有游侠骑士箭落马,当场死去,但是大部分的骑士们都幸运地躲过了犹如飞蝗一样的箭矢,他们高颂着湖仙‘女’的尊称,形成了一股巨型风暴,朝着绿皮大军席卷而去。

莱恩和尤勒斯冲锋在最前面,基因原体早为自己挑好了一个对手,那是一头健壮的绿皮大只佬,这些大只佬们普通的绿皮小子更加嗜血好战,更壮也更加好斗。

近了,更近了,莱恩都能闻到绿皮身的恶臭味和它们嘴巴里的腐烂味道。

“为了‘女’士!!!”基因原体第一个冲入绿皮群,面对着无数支对准他的长矛,莱恩战锤横扫,十几支长矛被他瞬间毁去,连带着许多绿皮小子飞天空,然后他大锤落下,那名绿皮大只佬甚至还来不及反应化为血雨。

莱恩的表现极大地鼓舞着骑士们的士气,游侠骑士们平放骑枪结成了楔形阵,跟随着被莱恩强行轰开的缺口杀入,披甲战马刚毅顽强,如林的骑枪带着骑士和战马的冲击力撞入绿皮大军之,怒喝声、尖叫声、咆哮声响彻平原之,震动着大地。

骑士们如‘潮’水般涌入敌阵,收割着绿皮们的生命。

骑枪折断、骨头碎裂、金铁‘交’击着不绝于耳,游侠骑士们任由骑枪在绿皮的头颅处或者‘胸’口处折断,然后他们或是从扈从手接过新的骑枪,或是拔出骑士剑,继续收割着绿皮小子们的生命。

“Forthedy!!!”骑士们像一股死亡的飓风从绿皮军阵横扫而过,他们的长剑和骑枪早已痛饮这些邪恶生物的鲜血,披甲战马高昂着头,它们使用前蹄踩碎绿皮的脑袋,用健壮的身体将绿皮撞开,强大的骑士们这样从绿皮的军阵冲杀而过,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死亡和残肢碎块。

莱恩一马当先,他手的战锤每一次挥动都终结一个绿皮的生命,有时甚至更多,松果似乎得知主人的心意,不断地朝着绿皮密集的地方冲去,新晋的圣杯骑士每到一个地方都带来了毁灭,他一人一骑反复地冲杀,数个来回,有数十绿皮死在了他的手,其还包括着许多绿皮大只佬。

一锤将一个绿皮小子的脑袋从他的脖子锤飞,莱恩伸出左手捏住了一个想要趁机偷袭他的哥布林脑袋,在巨大的蛮力之下,这个哥布林的脑袋被他直接捏爆,战锤不断地转动,三个举着长枪冲来的绿皮小子立即毙命,然后莱恩一脚踢在一个拿着大砍刀的绿皮大只佬脸,战锤落下,绿皮大只佬的脑袋直接被战锤砸进了它的‘胸’膛里面。

眼前的小小杂碎们先后毙命,莱恩再次催动战马,松果高昂起前蹄发出大声的嘶鸣,基因原体立于无数绿皮的尸体,用盖过战场嘈杂的声音大喝道:“为了‘女’士!”

“为了‘女’士!!!”游侠骑士们士气大震,莱恩和尤勒斯带领着布列塔尼亚的骑士们四处冲杀,一个一个军阵被骑士们冲得支离破碎,一个接一个的绿皮被斩于马下。

直到他们突然发现迎面而来的是身穿海蓝‘色’披风和长袍的海神骑士们,他们发现他们已经立在原地,四周是绿皮们丢下的尸体和逃窜的身影。

战场只剩下联军士兵们高呼胜利的声音,游侠骑士们纷纷大呼着自己的名字并称赞着湖仙‘女’之名。

“公爵阁下,我们打退了绿皮!”帝国的军里,一位帝国队长兴奋地朝着伊凡说道。

“没那么简单。”狮鹫公爵还是皱着眉头。

“继续,让我们消灭敌人!”战场,圣杯骑士尤勒斯正要号召着骑士们对绿皮发起致命一击,他的战马突然发出了一阵阵不安的响声,地面传来一阵阵的震动声,尤勒斯抬起头看着远方,他原本的笑容凝固在了脸。

鼎沸喧嚣自西北而来,一支新生力量出现在布列塔尼亚阵线的远处,一个又一个骑着野猪的绿皮大只佬从森林涌出,逐渐形成一只数目惊人的骑兵大队,它们将挡在他们面前的逃亡哥布林狼骑兵和绿皮小子们撕成碎片,身形健壮,足足有数尺长的野猪竖起巨大的獠牙,,蛮横地在原野尽情奔驰,布列塔尼亚的游骑兵们对他们毫无反抗之力,简直是一场屠杀。

为首的野猪骑手的个头是骑士们见过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显然它是一位绿皮军阀。

东北方向,身高在十米以的巨人迈动着巨大的脚步出现并攻击着马林堡的佣兵军阵,这个头脑愚笨的巨人只要简单地挥动手的巨型木‘棒’可以将脆弱的佣兵们成片击飞,无数佣兵们惨叫着飞天空。

而在正面,战鼓的声音轰隆隆地作响,年轻的游侠骑士们从未见过的强壮绿皮出现了,它们敲击着战鼓,原本已经溃散的绿皮大军重新在战鼓下聚集起来。

巨大的‘阴’影划过天空,绿皮军阀乌格洛克和他的双足飞龙登场,这只足足有数米长的双足飞龙一个俯冲打垮了一整列的帝**队,一位帝国队长被咬成两段,

然后双足飞龙翱翔于天,绿皮军阀乌格洛克站在双足飞龙之,怒喝道。

“waaaaaaagh!!”

“waaaaaaaaaaagh!!!”

绿皮们的士气恢复了,在乌格洛克的‘激’励下,它们嚎叫着重新集结。

于此同时,更多的绿‘色’‘潮’水从地平线涌出,它们是更加强壮和野蛮的蛮荒兽人们。

“骑士们,重新列队!迎击那些野猪骑兵!”尤勒斯当机立断,命令骑士们重新列队,骑士们重新集结,朝着野猪骑兵们冲去:“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

“waaaaaaaaaaagh!”野猪骑兵的绿皮大只佬们挥动大砍刀和大斧,和骑士们进行了惨烈的对冲,一秒一名年轻的游侠骑士才用骑枪刺穿了绿皮的‘胸’口,下一秒他被大砍刀砍成了两截。

利刃划破金属的声音,战马的嘶鸣声和野猪的吼叫声不绝于耳。

一个‘交’锋,有数十名游侠骑士和百名骑士扈从落马惨遭杀害,绿皮也丢下五十多具尸体。

莱恩的脸也溅满了鲜血,他调转马头,准备继续战斗。

这时,军传来嘹亮的嘶鸣声:“唔啊啊啊啊!”

狮鹫公爵亲自出战了。<>